Ukrainian expert: Taiwan is on the brink of hybrid warfare, do not repeat Ukraine’s mistake of being infiltrated by Russia (in Mandarin)

A+ A-

【大纪元2024年05月22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)台湾国会近期朝野对立激化、争议不断,外界质疑有中共因素在背后操弄。对此,乌克兰专家22日表示,乌克兰国会过去也面临同样情况,有亲俄政党不断扯后腿,沦为俄罗斯的第五纵队。当前台湾已濒临混合战边缘,应该借鉴乌克兰的错误,并在中共全面进攻之前认清威胁。

黑熊学院22日举办“全球民防领袖论坛:乌俄战争、区域安全与对台影响”,邀请国内外近30位贵宾、专家莅临,包括行政院数位部部长黄彦男、内政部警政署副署长詹永茂、立法委员暨黑熊学院共同创办人沈伯洋,以及来自美国、乌克兰、波兰、捷克、爱沙尼亚等国的民防专家。(延伸阅读:【拍案惊奇】防共党入侵?3万人挤爆台湾立院)

天真认为中共非威胁 犹如乌国过去想法

乌克兰前国会议员、现任国际乌克兰胜利中心(ICUV)联合创始人霍普科(Hanna Hopko)表示,台湾要从乌克兰的经验中学到教训,她发现当前台湾与当年的乌克兰情况类似,仍有些人认为中共不是威胁,如何说服他们不再天真下去是重要课题,她建议应该在民间、军事、公民和国际社会层面都需要做充足沟通,来消除这种天真的想法。

“因为乌克兰在开战前,也天真的认为俄罗斯绝对不会发动武力,直到2014年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后才完全消失。”她表示,民调称台湾有半数年轻人愿意抵抗入侵者,但这样的力量还需要政府建构平台整合力量,才能真正让社会达成沟通与对话。

乌克兰自由民主联盟驻东亚办公室代表马卡洛维奇(Mariia Makarovych)则表示,中共与俄罗斯正透过扩张领土来强化政治影响力,进而达成它们充满血腥的梦想,“如果我们没有认知到这一点,就是一种无知”。

她表示,它们不只会影响台湾,还会影响周边国家对台湾的支持,甚至利用经济、舆论等各种方式,全方位的渗透进入到大家的生活。

她说,乌克兰过去也曾经历这种“无声的占领”。早在2014年“尊严革命”之前,乌克兰国内也同样面临亲俄力量的影响,直到今天乌克兰也还在对抗这股力量。

台与中贸易助长敌军力量 专家促脱钩

马卡洛维奇提醒,中共也擅长透过经济利益来进行施压、甚至勒索,随着中共影响力不断扩大,对全球的威胁也逐渐增加,欧洲开始希望能减少对中的贸易依赖;但台湾却仍持续与中共保持合作关系,这部分就是台湾自己的责任。

她建议,台湾需要在经济方面与中国脱钩,“台湾人不应该跟一个根本不承认台湾主权的国家做生意”,但现实却是台湾仍保持与中共有经贸往来,短期看来虽然仍有利可图,但长期而言对台湾绝对是不利的,“因为中共从台湾拿到的每一分钱与技术,都能用来帮助强化它们的军队,甚至进而用于攻打台湾”。

她以2014年的乌克兰为例,当时还与俄罗斯保持商业关系,结果却给了俄罗斯渗透到乌克兰经济系统的机会,对乌克兰造成重大危害,俄国透过这种虚假的合作,让乌克兰认为双方是兄弟、应该更紧密合作,因此而放松了戒心,结果换来的却是俄罗斯的入侵。

乌亲俄政党沦第五纵队 台国会应借鉴

在问答阶段,被问到台湾国会有部分政党亲共的议题时,马卡洛维奇表示,过去乌克兰国会也面临同样情况,有亲俄政党高举民主大旗,实则躲在民主制度的背后,不断的扯后腿,沦为俄罗斯的第五纵队。

“言论自由与犯罪两者之间是有一条清楚的线,若一个人想煽动人民,支持其他国家来伤害我们时,这就是犯罪,这根本就不是言论自由”,她表示,若这些人想要违反台湾的民主价值,人民必须要做出回应,必须阻止这件事发生。

“虽然现在还没有进入实体战争,但台湾已经在混合战的边缘了”,马卡洛维奇表示,乌克兰过去犯了这个错误,让第五纵队渗透到政府与国会,台湾应该要在中共全面进攻之前认清威胁,并把过去亲俄政党对乌克兰的危害铭记在心、分辨清楚。

混合战(Hybrid Warfare)是21世纪出现的一种新型战争形态,是将传统与非传统手段混合。相较于传统战争,混合战争手段更多样、行动更隐蔽,包括网路攻击、虚假讯息、操纵舆论等。(延伸阅读:出专书分析认知战 台调查局指假讯息有三种)

战俘家属:台湾人须具备抗敌意识

战争受害者暨乌克兰“心动力”慈善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穆兹洛娃(Kateryna Muzlova),其父亲被俄罗斯囚禁超过2年,因此以战俘家属及民间组织专家身份,分享战争会面对的问题。

她提醒战争教育的重要性,她以自身经历为例,指出乌克兰从2013年开始,女学生就要学习包扎止血等救伤工作,男性则要做武器训练。当时她并不觉得重要,但战争爆发后训练记忆都浮现。台湾小孩也应该有类似的教育,并要提醒自己是台湾人,有辨明敌我的抗敌意识。

乌克兰人权中心ZMINA国际倡议官朱科娃(Tetiana Zhukova)则强调,急救和避难的准备,并非要造成社会恐慌,而是极权对民主国家造成可能的动荡时,民主国家所做合乎理性逻辑的风险准备。

黑熊学院执行长朱福铭则表示,本次会议结束后,会将论坛中讨论之内容,集结精华后提供给新政府作为倡议。◇

责任编辑:郑桦

Source: Epochtimes